经科信息

您的位置: 浙江省侨商会 >> 经科信息

关注2018年经济发展新趋势

[作者:浙江在线 来源: 浙江省侨商会 时间:2018-02-07 14:13:25 阅读:1011 次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我们要善于“观大势、谋全局、干实事”。这是驾驭当前中国经济发展大局的方略要求。面对风云激荡的全球经济形势,步入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作为企业家群体同样需要“观大势、谋全局、干实事”,以掌舵好企业的发展方向。只有及时关注、把握国内外市场环境及相关经济政策,企业的经营与发展才能顺势而为,借势而上。企业家们一定要跟踪关注经济环境和政策变化,主动迎接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机遇与挑战。
  2018年世界经济发展的新动向
  2018年世界经济总体趋势上将会继续复苏,从宏观层面讲是比较乐观的。去年美国经济发展较好,欧盟也非常不错,日本也不差,俄罗斯经济也在复苏。所以,根据2017年的发展趋向,2018年世界经济正在逐步复苏,这是一个总体向好的趋势。
  但是,在总体复苏的过程中,2018年世界经济特别是世界金融资本是否会有波动?对此,还是要保持谨慎而不盲目乐观的态度。2018年,有这样几个重要因素将或多或少会抵消世界经济复苏带来的利好。
  第一,就目前看来,美国也好,欧盟也好,日本也好,一些西方主要发达国家或早或迟将取消原来的刺激经济的政策。原来的政策是量化宽松的,主要是为了应对金融危机、刺激经济。2018年根据目前世界经济的走势,过去的刺激政策很可能在今年会先后终结。
  第二,在宽松的经济政策退出市场的基础上,部分国家很可能将会出台紧缩的财政、货币政策;这些政策最主要的表现就是加息。加息的概率现在看来越来越大,美国加息已经是比较确定的了。紧缩的财政、货币政策和加息政策的到来,将意味着全球整个资产特别是金融资产会增值,美元货币价值将会有所提升。
  第三,西方主要发达国家的自利化、自顾化以及民族主义情绪,甚至是民粹主义将继续抬头。由此将带来贸易保护主义在2018年有明显加剧的可能性。
  第四,美国减税政策将对世界经济格局及各国政策产生较大影响。美国减税政策力度之大,很大程度上将会引发全球其他各国税收政策的调整与竞争。如何出台更为恰当的政策来应对,这要看每个国家的能力、实力和发展水平。
  我们不能小看美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力,其加息政策一定程度上是从美国自身需求出发的,但美国政策变化带来的影响,绝不仅仅只有其国内的经济,还将对全球其他国家的经济政策产生很大影响。加息政策的出台,将带动全球经济的变化;减税政策的出台,也将给其他国家带来很大的麻烦。
  如此一来,2018年全球资本的流动将会激荡起不大不小的波浪。资金流动的方向将会有很大变化,现在可以预测很多资金将回到美元经济体,尤其回到美国市场。随着美国减税政策的落地,很多在外投资的美国企业将会进一步回流,其他国家的大型公司也将会尝试到美国投资。这将会带来全球资金的很大变动,带来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带来全球汇率的变化。企业家们要注意了解这些情况,特别是涉外的大型企业更要密切加以关注。
  2018年极有可能是世界经济摆脱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影响而步入新的经济周期的转折之年、关键之年。
  2018年中国经济发展的新思路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个新时代,是我国实现由富到强的历史阶段。
  在经济方面,十九大报告还提出要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紧接着又提出了高质量发展这个新要求。现在,中国社会发展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也进入了新时代,即由过去高速增长的阶段进入了高质量发展的阶段。
  2018年将是中国高质量发展元年。高质量发展将是中国未来相当长一个时期内的基本要求,是未来发展的基本思路和重心。高质量发展有很多内涵,如转型发展、科技创新等等。我们还要重点关注以下几点:
  一是高质量发展意味着党和国家更加注重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经济增长的基本底线当然是需要坚守的,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牢牢把握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
  二是高质量发展意味着去杠杆等方面的力度将会进一步加大,尤其是在处置僵尸企业方面,力度将会继续加大。2017年是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的全面推进之年,但经济增长达到6.9%,超过预期,呈现“稳中求进”“稳中向好”的趋向,这说明“三去一降一补”仍有很大的潜力空间。
  三是高质量发展意味着对高耗能、高污染企业的治理将越来越严格。今后不但会出台一系列举措推动高质量发展,而且将会有更多更严的举措限制“高投资、高消耗、高排放、高污染、低效率、低效益、低价值”的项目(企业),尤其随着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全面展开,力度将会明显加大。
  四是尤其要关注的一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建立“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考核体系——必须加快形成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政策体系、标准体系、统计体系、绩效评价和政绩考核办法。其导向作用和体制、政策的调整,将是广泛而深刻的。
  高质量发展的内涵十分丰富且有上述体系作为重要抓手,企业家要结合自己企业情况去认真思考,以迎接高质量发展的机遇与挑战。
  2018年中国改革开放的新举措
  2018年是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也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相信2018年在改革开放方面将会出台一些大的举措。习近平总书记在新年贺词中庄严宣示,将改革进行到底。尽管目前尚不清楚将出台哪些新的重大改革举措,但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全面泛化、从严治党的全面深化、国防军队改革的全面落地和“一带一路”的全面推进,以及逐步“走向国际舞台中心”等背景条件下,相信围绕着市场和政府这个轴心、人民美好生活需求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这个主要矛盾,将会出台一些重要的改革举措。
  作为企业家,要特别关注经济领域、政府职能等方面的改革、政策动向。改革与每个企业发展都是息息相关的,我们应以实实在在的全面深化改革迎接改革开放40周年。
  2018年是“三大攻坚战”的启动之年
  全面推进“三大攻坚战”(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是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也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2018年的重要任务。
  “三大攻坚战”将是我们党和国家作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现代化新征程的重中之重的战略举措,也是我们党进行“伟大斗争”的重要内容。只有完成“三大攻坚战”,才能成功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顺利开启现代化新征程。
  从经济角度来分析,“三大攻坚战”首先意味着风险的防控,而风险的防控主要是在金融领域。大家一定要关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到的控制货币发行量的政策,其中“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这个提法是新的重大政策导向。化解风险与企业发展关系非常密切。货币政策很有可能会在中性适度的基础上有所紧缩。回望2017年四季度以来,中央开始推进略为紧一点的货币政策后,实际效果不错。2018年市场的流动性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是货币政策不会再像过去那么宽松了。目前市场上流通的货币实在太多了,杠杆率也太高了,需要继续慢慢消化,力度上应再稍微加大一些,为积极推进高质量发展创造条件。
  至于精准扶贫和污染防治这两大攻坚战,则是需要花钱的,涉及到政府的财政支出,加上十九大后我国要着力推进的宏大社会发展蓝图,这些都意味着货币供应总规模很难下来多少,减税的余地也很有限,政府收支矛盾压力加大,因而在收入、投入、开支的结构上会有较大的调整,或者说将会用“结构换总量”。2018年解决社会保障、社会共享、社会事业上的开支也将会明显加大。
  这“三大攻坚战”的全面推进,国家的宏观政策、宏观经济环境以及对企业发展将带来什么新变化和重大影响,也需要冷静分析。
  2018年要重点关注金融风险
  虽然自2016年年中以来,中国非金融部门的总杠杆率上升趋势有所放缓,尤其是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出现了下降。这得益于2016年以来“三去一降一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施和推进,以及名义GDP增速的筑底回升。但总的来说,目前我国经济的整体宏观杠杆率,广义货币总量(M2)占GDP的比重,还有待降低。
  2016年末,我国宏观杠杆率为247%,其中企业部门杠杆率达到165%,部分国有企业债务风险突出,“僵尸企业”市场出清迟缓。一些地方政府也以各类“名股实债”、PPP和购买服务等方式加杠杆。据国际金融协会数据显示,2016年底中国债务总额占GDP比重约256%,与美国大体相当。这个杠杆率在全球虽不是最高,但排名仍然是比较靠前的。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统计数据,2017年一季度中国私人非金融部门杠杆在G20成员国中仅次于加拿大,位列第二,达210.8%,高于G20成员国整体的私人非金融部门杠杆率近60%。而就杠杆率变化来看,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美英日德等国私人非金融部门杠杆率的短期急剧攀升趋势已经得到遏制,当前杠杆率水平低于危机爆发初期,而中国私人非金融部门杠杆率则持续走高。
  2017年,我国GDP总量为82.71万亿元,美国GDP相当于130万亿元人民币左右。美国的广义货币总量(M2)从2008年9月的7.782万亿美元增长至2017年10月的13.67万亿美元(按1:6.5汇率计算,约为88万亿元人民币),净增长了约38.27万亿元人民币,而我国2017年12月末,M2余额为167.68万亿元,比2007年增加了127万亿元之多。
  我国GDP约为美国的64%左右,而M2是美国的两倍左右。2007年时,中国的货币供应量M2为40.34万亿元,与GDP之比约为1.14∶1。到2017年,这个比例翻了一倍左右。根据国际清算银行数据,中国的债务目前占GDP比率约为259%,民间债务相当于GDP的210%。到2022年,中国的整体债务或将进一步上升到GDP的327%。
  现代经济有一个最大的特点,若出问题、有危机的话,首先大都直接发端于金融领域。这是近现代世界经济发展史早已证明了的。2016年中国金融行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是8.4%。这对银行业来讲也许是好事,但从宏观经济角度来讲就不一定是好事了。这意味着大量的钱在金融领域内自我循环,而没有更充分地通过实体经济去创造价值。美国金融行业创造的增加值占GDP的比重才7.3%。美国金融资本市场相对发达,但我国的这个数字比美国还要高,这就说明我国金融资本行业多少出现了“脱实向虚”的问题。
  除了金融行业增加值占比大外,更重要的是这些年我国的债务还在不断扩大,化解债务风险是很艰巨也是长期的任务。2018年在化解金融风险方面,也许会出台更多政策措施,力度也可能会更大。加强监管,打击市场上违规违法的行为,是首要的举措。在防控风险方面,需要特别关注以下三个方面:
  其一,2018年我国金融市场不会有大起大落。中国在金融领域的管制能力非常强,但2018年会不会有小的风波?值得观察和警惕。
  其二,2018年在整治政府债务尤其地方政府债务方面力度会加大,在治理隐形债务方面会出手新举措。其中,对一些所谓政府和企业合作的PPP项目将会有较大整治动作。
  其三,目前我国金融风险肯定是存在的,潜在风险也是有的。中央提出我国发展要稳中求进。对债务问题的处理也会是少说多做,采取的是“中医”办法慢慢调理,不会也不能用“西医”开刀的手术方法。高质量发展是不可能建立在“虚胖”基础上的。为此,我国负债率、杠杆率需控制、调理和逐步降下来,资产质量要挤掉一些“水分”,资产价值也会回到更合理的点位上。
  2018年是中国房地产市场的调整之年
  2018年将是中国房地产实施新思路、新机制、新举措的开启之年。
  目前,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仍有较大风险,现在我们还不能说房地产市场大起大落的风险得到了根本性解决。据了解,近年来,我国新增贷款中有接近一半流向房地产行业。
  2018年,中央关于房地产行业的长效机制体制有望逐步出台,部分政策甚至已经出台了。中国房地产的供给侧改革将会有很大的举措,房地产供给主体将会更加多元化。比如,国家出台政策允许农村土地更宽松的流转,让农民也成为房地产市场的供给、交易主体之一。
  2018年房地产的整个结构将会有重大调整。结构中最大的变化将是商品房和公租房并举,租赁房将会占非常大的比重并正式进入到房地产体系之中。
  总而言之,2018年是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非常关键和值得关注的一年。我们要注意关注整个经济的发展形势,并和企业具体情况结合起来去分析局势,以迎接机遇,化解挑战,浙商一定能适应整个国际国内经济发展新形势。(浙江在线)

 


相关新闻